闽ICP备12020443号-4(三禾园艺科技主站点@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)
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(北纬25"10"41.4",东经116"58"34.9")
大客户客服电话:18950888550(优先)、18950888778; 零售客服电话:18039897890 客服QQ:18039897890
跳过导航链接
未登录 § 更改密码 | 登录  




   浴兰汤兮沐芳 1




   在浴盆的澡水一一古人称作"汤"--中加入香料,用此香水汰浴,是我国古代符合卫
生健康的一种习俗。古人认为,在浴汤中拌和某些香料,不仅能提神醒脑,洁身去嗅,
还可以法除邪气,疗疾养生;因为这些香料多取材于香花香草,它们馨香而无毒,对人
体不会造成过敏反应,且由于其中具有芳香物质及药理成分,还能防病治病,有益健康


    我国现存最古老的月令《夏小正》,相传是夏代的遗书,这部按十二月顺序,记录
大自然包括天上星宿。大地生物的相应变化,形象反映上古人民对时令气候认识的书,
最早提到了一种花草浴:"五月,……蓄兰为沐浴也。"这就是著名的、有着悠久传统的
兰汤浴。

    兰,香草名,又称商,包括兰草(亦常简称"兰")、泽兰(亦称"兰香"、"水香")
都是,非指兰花。兰草与泽兰的区别是:"兰,叶皆似泽兰,泽兰方茎,兰圆茎,白花紫
茎。皆生泽畔,八月花。"①但后人认为此二者皆一物。如对《离骚》中"纫秋兰以为佩
"一句,王逸注云:"兰,香草也";洪兴祖补注云:"兰芷之类,古人皆以为佩也。相如
赋云,"慧圃衡兰。,颜师古云:"兰,即今泽兰也。"《本草》注云:"兰草、泽兰,二
物同名。""总之,按今天科学分类法,兰草、泽兰属菊科多年生草本,与我们所熟悉的
属于兰科的兰花不同,这才是必须注意的。

    ①见五代唐·徐锴《说文解字系传》。
    ②《说文解字系传》:"《本草》:"兰入药,四五月采。"谓采枝叶也。"

    处于上古三代之首的夏代,因史料贫乏,且语焉不详,待解之谜极多。《夏小正》
说的五月蓄兰为沐浴,寥寥数字,也颇费人思量。按《神农农本草经》"兰入药,四五月
采"的说法,古人以为《夏小正》说的是,为沐浴,须在五月采摘兰草,这时可取其枝叶
,而待到八月开花时便已嫌晚。②如此理解,似失之疏浅。《神农本草经》曾指出:"兰
草,辟不详,故齐(斋)以事大神也。"将兰草与远古的祭祀联系起来。据近世民俗学对
中外一些民族部落所作的调查材料发现,那些比较原始的人群,往往没有洗手洗脸、洗
澡洗衣的习惯,但在举行祭把等活动时,却有某些清洁卫生的举动。《夏小正》是一部
关于月令的文籍,它讲的五月"蓄兰为沐浴也",五月当令之事不主要在于"蓄兰",而在
于"沐浴",似更合理。

    五月,古代中原地区一直认为是不吉利的"恶月"、"毒月",这在汉以来的著述如《
史记·孟尝君传》。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、《风俗通义》、《论衡》等都有具体事例反
映出来。夏历五月,恰处在芒种、夏至、小暑三节气之际,烈日炎炎。地气上蒸,是各
种疾病多发的季节。而兰草,古人在生活实践中发现它具有"味辛平,主利水道,杀虫毒
,辟不详"①的功效,在"恶月"间,用宫伴水沐俗,正是一种很好的防病治病的手段。

    ①见《神农本草经》。

    "浴兰汤兮沐芳,华采衣兮若英。灵连蜷兮既留,烂昭昭兮未央。蹇将憎兮寿宫,与
日月兮齐光。"这是屈原《九歌·云中君》一篇中的头六句歌辞。《九歌》原是楚国古乐
曲,相传是夏启从天上偷下来的,其创作与原始巫术有密切关系。楚地沅湘一带民间风
俗多信鬼神,多行祭把,常奏乐歌舞以娱鬼神。屈原流放这里后,借用其名并模仿其祭
歌形式,塑造了一系列鬼神形象,刻画了当时原始宗教的场面和活动。《云中君》是祭
祀云神丰隆的歌,句中的"灵",指女巫。这六句翻译过来就是:"沐浴着芳香四散的兰汤
,穿上那鲜艳华丽的衣裳。云神啊回环降临在我身上,闪耀无穷尽的灿烂光芒。享受祭
把你将降临神堂,法瑰的光辉与日月争光。"①这其实反映了楚地女巫主持祭神时沐浴兰
汤的宗教仪轨。

    参照《周礼·春宫》看,不禁令人恍然而悟:"女巫,掌岁时祓除衅浴。"郑玄注云
:"衅浴,谓以香熏草药沐浴。"屈原所描写的兰汤浴,是南方宗教上的一种衅浴,当无
疑问,且与中原地区的衅浴如出一辙,可见其来甚古,与夏代五月浴兰似有渊源。

    后来,。"恶月"又发展出"恶日",即五月五日,称为端午。北方形成臂上系彩丝,
称为"长命缕",又名"续命卜缕"、"五色缕"、"朱索",以驱瘟病、邪气的习俗,而南方
则举行盛大的图腾祭,赛龙舟,吃粽子,用白艾做成人形挂于门户上以禳毒气。两汉起
,南北风俗互相融合,例如粽子的吃法也传到了北方②。而浴兰之浴,延至唐宋,寝为
盛事,并号端午为浴兰节。唐韩鄂《岁华纪丽》曰:"端午,角黍之秋,浴兰之月。"《
注》,"午日,以兰汤沐浴。"角黍,粽子别名。午日,即端午日。宋吴自牧《梦梁录》
曰:"五日重五节,又曰浴兰令节。"端午之日洗一个舒适快意的兰汤澡,成了民众的节
令风习。

    我国历史上,花药沐浴并不仅限于兰草。《山海经》就曾提到另一种花草,可以入
浴。该书《西山经》载云:"竹山……有草焉,其名曰黄雚,其状如樗,其叶如麻,白华
而赤实,其状如赭,浴之已疥。"《山海经》虽多诞语,不可全信,然而这里记述一种能
够治皮肤病的"水疗法".绝无凭空虚造的可能。至于黄雚,依稀有典可查。《尔雅·释
草》指出,雚即芄兰。按,芄兰又名萝藦,为萝藦科多年生蔓草,花白色,有紫红色斑
点,可入药。虽然这雚是否即是黄雚,笔者还难以确定。

    ①见黄寿祺、梅桐生《楚辞全译》译文,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。
    ②见东汉·应劭《风俗通义).当时中原的人们过端午节,以菰叶包裹黍米,水煮
而食。


   本产品其它图片(请点击图片,看大图)


   所有本类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