闽ICP备12020443号-4(三禾园艺科技主站点@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)
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江山镇铜钵村(北纬25"10"41.4",东经116"58"34.9")
大客户客服电话:18950888550(优先)、18950888778; 零售客服电话:18039897890 客服QQ:18039897890
跳过导航链接
未登录 § 更改密码 | 登录  




   五月榴花照眼明 2





    由于剥开石榴果实的皮,看到的是成堆的子粒,给人以
子孙昌盛的印象,所以古代的欧洲和西亚、南亚早已出现了
石榴作为多子象征的风俗。在古希腊神话中,天帝宙斯的妻
子赫拉是一位主管婚姻和生育的女神,她的形象是右手执雕
有宙斯追求她时化为小鸟图形的权杖,左手拿一只石榴,这
石榴就代表了她所拥有司掌子孙繁衍的神权。印度佛经中有
一个名叫河梨帝母的女神,形象是左手抱一孩子,右手则同
样拿一石榴,她曾生过一千个孩子,原来生性残忍,喜欢吃
别人的孩子,后经佛主释迦牟尼的教化,悔悟而成了繁育子
孙的保护神。此外,波斯宗教中的女神雅娜希塔,专司人类
的繁殖,她的手上也托着一个装着石榴的钵子。我国随着丝
绸之路的开通,石榴的传入,也形成以石榴譬喻子孙繁荣的
风习。晋王嘉《拾遗记》卷八叙述了三国时期吴国宫中的一
则传说,就提到了把戒指穿挂在石榴枝上以祈求夫妇好合得
生贵子的一种仪式。南北朝时,正史也有关于赠送石榴以预
祝多子的记载:“安德王延宗纳赵郡李祖收女为妃。后帝幸
李宅宴而妃母宋氏荐二石榴于帝前,问诸人,莫知其意,帝
投之,收曰:‘石榴房中多子。王新婚,妃母欲子孙众多。’
帝大喜。”①后来这一风习在民间广为流传。(见插图15)
    ①《北齐书·魏收传》。

    石榴适应性很强,易于栽种,四季皆可扦插,或可采用
冬、春播种以及分株、压条、嫁接等方式成活。由于石榴花
开于“三春过后诸芳尽”的夏季,花又有大红、粉红、黄、
白等,艳丽夺目,且花后结果可食,而榴木甚有文采,能制
作精美的家具,因此受到普遍的重视和欢迎。

    在我国,石榴从一开始就作为奇花异木,入植宫室园
林,获得最高的礼遇:汉武帝时重修上林苑,内育安石榴十
株①,这安石榴当是张骞带回的种子吧。从此,历代皇家苑
囿中多有栽培。如十六国时期后赵邺都宫苑中植有石榴。
“子大如碗盏,其味不酸”,是上佳的品种②;唐代华清宫杨
贵妃的专用浴池“莲花汤”北侧有一七圣殿,绕殿长满石
榴,据称是杨贵妃亲手载种的,③即是二例。我国除了极寒
的地域外,长期以来广泛种植,并逐渐形成许多新的品种。
如范成大《桂海虞衡志》就记下了南方石榴的一个变种:
“南中一种,四季常开。夏中既实之后,秋深忽又发花,且
实。枝头硕果罅裂,而其旁红英粲然。”这看来就是后来
《群芳谱》所说的“四季榴”了。《群芳谱》的介绍则比较集
中,有:富阳榴,实大如碗;黄榴,色微黄带白,花比常榴
为差大,结实甚多,最易传种;河阴榴,名三十八,中间只
有三十八子;火石榴,其花如火,树甚小,栽之盆颇可玩,
又有细叶一种,亦佳;饼子榴,花大,不结实;番花榴,出
山东,花大于饼等等。时至今日,石榴更有银榴、千瓣白、
千瓣黄、千瓣红、大果榴、玛璃石、千瓣月季、墨石榴等,
品种繁多。
    ①见《西京杂记》。
    ②见《邺中记》。
    ③见宋·张洎《贾氏谈录》。

    被誉为“天下之奇树,九州之名果”的石榴,自扎根于
中土后,属文之士,或歌或赋,或诗或词,争相吟诵。石榴
花中,其大红者如丹如火,最具特色,成了历来诸家落墨的
焦点,但见*1章绘句,巧思纷作。你瞧,有喻隋珠、星宿
的:“遥而望之,焕若隋珠耀重川;详而察之,灼若列宿出
云间”(晋·潘尼),有喻旭日、烛龙的:‘其在晨也,灼若旭
日栖扶桑;其在昏也,奭若烛龙吐潜光”(晋·傅玄),有喻
红珊瑚的:“若珊瑚之映绿水”(晋·潘岳),有喻灯火的:
“燃灯疑夜火”(南朝梁·萧绎),有喻红霞的:“晚霞犹在绿
荫中”(宋·吴*2),有喻绛囊的:“一夜春工绽绛囊,碧油枝
上尽煌煌”(唐·皮日休),有喻红绸的:“茜罗绉薄剪薰风,
已自花明蒂亦同”(宋·杨万里),有喻丹砂的:“飞将宝鼎千
重焰,炼就丹砂万点红”(明·朱之著),有喻红蜡的:“红蜡
缕成香萼润”(宋·杜安达),有喻红巾的:“石榴半吐红巾
蹙”(宋·苏轼),有喻红粉胭脂的:“晚照酒生娇面,新妆睡
污胭脂”(宋·陈师道)、“绛帐垂罗袖,红房出粉腮”(清·吴
伟业)等等,真是刻意翻新、奇想迭出。

    古代妇女穿的一种裙子色如石榴花红,尤其在唐代,很
受年轻女子的欢迎,如唐人小说中的李娃、霍小玉,就时常
穿之,它可能由茜草染成。人们又有以此红裙比照、反衬石
榴花的,手法更觉蕴藉别致,请看下面一首词:
      垂杨影里残红,甚匆匆。只有榴花全不怨东风。
      暮雨急,晓鸦湿,绿玲拢。比似茜裙初染一般同。①
①宋·刘铉《乌夜啼·石榴》。

    今人郭沫若先生曾对石榴有过高评:“石榴有梅树的枝
干,有杨柳的叶片,奇崛而不枯瘠,清新而不柔媚,这风度
实兼备了梅柳之长,而舍去了梅柳之短。”他也极为赏识石
榴花的那种非凡的红艳之色:“最可爱的是它的花,那对于
炎阳的直射毫不避易的深红的花。单瓣的已够陆离,双瓣的
更为华*3,那可不是夏季的心脏吗?”这个譬喻可谓匪夷所
思,妙曼离奇,在古书中决然读不到的,故值得添上一笔。

    农历仲夏五月是石榴花最盛的时节,五月因有“榴月”
之称。以花命月,只有少数几种花才有此殊荣。在明代的插
花“主客”理论中,榴花总是列为瓶花花主之一,称为花盟
主,辅以栀子花、蜀葵、孩儿菊、石竹、紫薇等,这些花则
被称为花客卿或花使令,更有喻为妾、婢的,可见古人对石
榴花的推崇了。


*1  左扌,右离
*2  左王,右居
*3,左童,右华


   本产品其它图片(请点击图片,看大图)


   所有本类产品